• 2013-07-22

    7-22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下班回来觉得太累,就在沙发上睡着了。醒来天已黑。不喜欢这种一觉醒来天已黑的感觉。

       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抽烟。

  • 2013-06-24

    6-24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一顿饭坐着,吃到了现在。一碗面条,一碗汤,一盘炒青豆。中间接了个同事的电话,受到挫折,我开解了半天,我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用的,被信任,去倾听,宽解。有时觉得搞笑,自己都不想开,怎么又时时做这样的事。然后看了实习医生格蕾最后一集,掉眼泪了。总是被扭曲地感动到,这部剧。我不能具体说出是什么。可能是那种阴暗的依赖,信任,悲观又乐观的情绪。

        一动都不想动,想继续坐在桌边,趴着睡一晚好了。

  • 2013-06-09

    一整年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XS早上搬走了。送上了车,自己坐在凌乱的客厅里,吃早餐。眼泪滚滚而落。

        只是想起去年今日,想起昨晚吃饭,想起分别。

        理论上,这是新的开始。难过什么。

  • 2013-02-08

    腊月二八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今天是腊月二八。在泰国小城清迈,房间里坐着。外面太阳太大,下午回来睡觉之后就没愿意再出去。坐在窗口边看光线一点点的变化,看着走来走去的旅人。刷微博,看微信,回了几封公司的邮件。等着晚一点出去吃小吃。

       这里没有一点过年的样子,正是我所希望的样子。

  • 2012-10-15

    10-15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你说,为什么下了班,就陷入一种很低迷,烦闷的状态呢?即使上班时候也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。这是抑郁症吗?

        站在阳台,依次喝了牛奶,柚子和香蕉,据说都是舒缓情绪的东西。看着对面几栋楼,每一个窗台,每一扇门,灯开了又关,人影走来走去,像默剧。无数的人生,准确说,生活,在那演绎。

       还是早点睡吧。

  • 2012-07-07

    7-7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周二夜里突然梦见父亲和奶奶,有害怕的预感,惊醒,开灯坐了半夜。

        第二天开早会的时候,接到电话奶奶已经去世。

        最亲的两个人。

        奶奶最牵挂最疼爱的应该就是父亲了吧。从我读大学之后,她已经开始卧床,很多记忆日渐模糊,甚至每次回去都需要向她解释我是她孙女,我爸是她儿子。但她始终精神良好,饭量也可以,父亲总说奶奶可以高寿到百岁。在父亲过世之后,原想等过了七七,回去一趟,在她床前告诉她一声,虽然她也未必明白。此情景在脑海闪过多次。但没有想到,四七未到,他们已经团聚了。

        在奶奶过世后的这几天,我终于没有每天在凌晨两点到五点的无端惊醒,也没有再梦见父亲。似乎他们团聚之后,父亲终于安稳了下来。

        现在,我信命,信亲人骨血之间的感应,相信有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      只是,在这个世界,我突然成了孤儿。

  • 2012-07-01

    7-1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昨天终于决定去看一下医生。

        吃了药,睡很早。二十二天来,第一次睡了八九个小时,并且没有恶梦,没有半夜惊醒,没有开灯睡觉。还梦见五颜六色的天空和田野连成一片。

  • 2012-06-14

    永失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2012-6-9 凌晨四点五十分,父亲在家中突然去世。

        在之后的这几日当中,最后的情景,一直在脑海里反反复复地播放。尤其半夜躺下和凌晨醒来时最甚。而其余的时间,我都不敢问清楚自己,究竟是否已经意识到并且接纳这样的现实。

        办完葬礼的那天已经搬了家,一个家瞬间空掉,两天之内。我无法再在这个房子里停留。到这个月为止,刚刚好是入住三年整,09年6月和父亲第一次来广州租房。我还记得搬进来那天的午饭是在楼下买的湛江鸡。家里的煤气,在搬走前刚好用完。给父亲的零用钱,也正好一分不剩。是不是他都算好。我把家里所有的照片都丢掉了,只留下和父亲看樱花的合影,他是笑的,还伸着胜利的手势。在搬到新家的几日里,特别是天快黑的时候,突然很想家。已经没有家了。我想回那个空房子坐坐,但没有勇气,只是想象无数次。昨天回了一趟东圃,买菜,买半只鸡煲汤,习惯性地说,留个鸡腿。以前周末煲鸡汤的话,都是把鸡腿留给我爸吃。今天中午自己默默地把鸡腿吃掉。

        我一直在回忆,父亲走之前我和他最后的交谈是什么。九号凌晨发现的时候,叫他爸爸已经不回应了。前一晚,他只是用力拉我的手,没有对话。前一天的早上,他从身边走过,记得当时觉得他消瘦,但也没有对话。再之前的记忆,就是空白了。再努力也回忆不起来。前一个周末我还有给他理发,那时应该有说话。还有我去打球回来,他问我今天打得好不好,那时也有说话。其他的,不愿想,也想不起了。

        那天在去葬礼的路上,还有这几日几夜,我回想着这二三十年来的无数情景。有欢乐,有悲苦。

        我记得和父亲去砍柴,他的那把很长手柄的大斧头,还有小狗拉车,太阳晒得厉害。记得在贵港,父亲去建筑工地打工回来手指受过伤。记得某年过年,他自动写对联,和他一起喝白酒。记得他和我一起赶海,半夜去抓沙蟹。记得高中时代,很小的房子,他起很早很早来做烧鸡,满屋子烟,坐在我床前的背影。记得他骑着自行车,高高瘦瘦的背影,去开我的家长会,还认识了很多家长,回来跟我描述他们的样子。我记得他给我起很多很多的小名,大家都是跟着他叫我女女,但很多小名从来不告诉别人。我记得他送完我来武汉大学,送他坐火车回去,站在拥挤的车厢,我回到宿舍哭了很多天。我记得他第一次生病的情景,我在大雪里奔跑求助。我记得他做化疗时痛苦地叫喊,我站在一旁大汗淋漓感同身受。

        还有温暖的情景,读研的时候,每天从实验室下班回家,他那时还能走很多路,从家里走出来到外面的树下凳子等我带他回去。还常常戴着他的草帽。例行地问他每天做了多少个锻炼项目,他伸出手指说个很大的数目,表扬他,还会不好意思地笑。还记得回北海,见到我的老同学,兰兰开着摩托车载他在海边,我和汤圆骑车跟在一旁,我们还在街边吃了午饭,瓜皮炒红螺。在广州,每周末我去打球,有时逗他问他要不要一起去,他无奈又好笑。每次我回来都要问我今天打球打得好不好。前年春节,每天用轮椅推他一起去买菜,很馋,看到水果零食也吵着要吃。自己酿的葡萄酒,他也要喝一点点,让我多喝一些。有时夜里下班回来,他闻得到我身上的酒气,问我是不是喝酒了。有时他夸我长肥了,我也说他肥了,他笑。有时他夸我变白了,我说,没他白,他也笑。

        我努力去想更多好笑的情景,可是每每总是想起,他有时不听话,私下叫阿姨买些不该吃的东西,比如油条,糖,让阿姨不告诉我。那天周末的早上,被我看到他吃油条,我很严厉地批评他,他最后很恼怒又委屈地把半根油条丢在地上。对不起,我总是想起这个情景,对不起。

        是因为今年年初二我在家把玉镯摔碎了么。是因为今年是2012么。我跟N说,他都等不到多一个星期,父亲节。N说,何止等不到父亲节,接下来的端午节,中秋,国庆……

        我明白了,从今以后,所有所有的节日,他都不在了。

     

        感谢每一位至亲好友,对我与父亲的爱护和帮助。最好的祝愿和感激。

     

  • 2011-12-26

    平安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今年的平安夜变成最不平安的一夜。

        小病拖成大病,归结起来还是自己的问题。这次咳嗽拖了三四周之久。每一周都有无法休假的理由,白天勉强,夜里睡不着,恶性循环。尤其最后一周,每一天都是战斗,有几个大头的东西要准备,夜夜熬夜,吃也不规律,加上胃疼,总之是把糟糕的事情都加在了一起。一直到周六活动结束,坐大巴回到广州,下车的一刻,突然发作,喘不过气来,在大街上,趴在一个汽车的后面又吐又喘,然后就直接去了急诊室。一直输液到凌晨。整个平安夜就这样度过了。

        也是终于到了这个地步,才意识到问题是多么的严重。一是按照现在的状况,只要发作,随时有窒息的危险;(写到此处,是今天的第三次发作);二是一旦我倒下,似乎没有人可以照顾我;三是如果身体无法胜任工作,那么家也撑不下去了。这些就是可怕的现实。而病因尚未找到。明天去查。

  • 2011-12-10

    月食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昨晚把肺咳破了。

        说起来是很搞笑的事情。咳到突然觉得肋骨疼得不行。因为听小四说过她的线上有个人把肋骨咳骨折了,所以我也担心了一夜,是不是骨折了。结果今天去看,医生说,可能是咳破肺了。一听就好搞笑。可是,现在一笑就会疼,咳嗽也会疼,呼吸也会疼。可是,笑,咳嗽,和呼吸,是怎么能忍的呢。

        今晚月全食。第一次见。暗红色的。觉得很好看,也稀奇。

        还许了愿,但愿人长久。

  • 2011-12-08

    12-8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昨天是大雪,天一下就冷成了冬天,风吹得很大。

       难得休了一天病假。咳死了。另外,近来有点受挫感。

       不过收到一个鼓励的邮件,和几个温暖的短信,就觉得心情也不错起来。

  • 2011-11-26

    倦怠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这几天像突然泄了劲。奇怪。

        九点晚安,今晚。

  • 2011-11-16

    疲惫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突然想去看一场午夜的电影。

        感觉很疲惫。

  • 2011-11-15

    烦躁 - [工作工作!]

        今天是特别烦躁的一天。不知道缘故。一切进展缓慢。

        今天正常下班了。

        最近睡的相当不好,陷入某种恶性循环。

     

  • 2011-11-13

    三天 - [工作工作!]

        这三天的offsite,好像盼了很久的。不过之前怎么都没想到是以被farewell的身份参加吧?难忘的111111之夜,疯狂的游戏,酒,和感动的视频。还有山中的大雾,和那些话语。心中很多的情绪涌动。我爱这个组织。

        怀着这份爱,出发到下一个地方去。

  • 2011-10-29

    归零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今日凑不齐人,打球取消了。偶尔享受一下这种惰性,加上秋天早上的天气非常舒服,难得的放松和惬意。

        职位的变动,突然有种归零的感觉。开始思考,人生的下一步应该是什么。

  • 2011-10-22

    归来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巴西归来一周,直到昨晚终于可以睡到天亮五点。

        今日打了场球,运动一下还是挺开心的。上周末打球像梦游。今日反应快些了。

        回来买了个大一点的瓦煲,老母鸡炖葛根,哈哈。

        有些元气大伤的感觉。连食欲也减半了。

        最近变化较多。

  • 2011-09-21

    入秋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心变老的迹象是,不容易被热闹感染。还有,喜欢说自己老。可是,巫婆又不会老,老的只是岁月。

        天又凉了。恢复泡脚,准备早点睡。以最健康的方式腐烂吧。

  • 2011-08-06

    八月的前奏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我觉得这真是丰富的一周呀,也不知啥原因。想来想去不记得前面几天发生了啥。

        只记得周四又过了个阳历生日。上班时候,在我们的EAO ROOM里几个同事唱了生日快乐歌,然后点了打火机让我吹灭,欢乐死了。哈哈。另外,还收了条裙子,灰常的大和长。我觉得我想再长高点个子,就可以穿长裙了!还有,以前有时郁闷会自己买个超大的生日蛋糕一个人默默地吃掉。现在居然生日也不买蛋糕了,买螃蟹。真是俗不可耐了!!天要热死了。我老想呀,这么大热大热的天出生的小孩,到底会具备什么特别的奇怪的性质呢?!肯定有影响的对不对!

        然后,周五给小四farewell。一直fare到晚上两点去吃蚝德喜才回家。真是老了啊,熬了一周的夜就受不了了。今天下午去打球,觉得要中暑了。。。所以,又炖了乌鸡汤,大螃蟹,哈哈哈,补一补~耶

        下周一立秋,天气就不会那么热了吧。

  • 2011-07-18

    六月十八 - [所谓心情]

        叫我女女的,也就那么几个人。记得住我农历生日的,每年都记得住的,也就那么一两个。有时半夜睡不着了,掰指头数数,有那么几个最亲最爱的朋友,即使我杀了人犯了事亡命天涯,也是可以躲去ta们那里的。

       今年的日子是连自己都完全忘记了,可见现在我变得多么地无趣。还好想起来,今天心情还不错,也都对得住了。尤其晚上,煮了白螺冬瓜汤,酸菜焖剥皮鱼,炒芥菜,两大碗米饭,非常满足。N叫我去买个蛋糕,外面下雨,算了。

        工作两年,有几段时间是最艰难的,09年10月到12月,10年7月到9月,11年的4月到7月。亦都活下来了。还是那两句,送给自己:

        但愿你的眼睛,只看得到笑容;

        但愿你以后每一个梦,不会一场空。